火車駛進月臺,陸陸續續的人兒們在深夜上下車。夜空不知何時飄來了雨,細細碎碎點在窗上,如一雙巧美的手兒織著人世間的夢。我不願倉促醒來,於是坐等,成了聽雨人。

而這一坐,便再也不忍離開。於是在大家紛紛埋怨的雨中,只有我一人,願意享受獨自撐傘的美景。景中,望著那遙不可及的遠方,放飛自己的夢,期待詩和遠方。

yanir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